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

admin 2019-03-26 阅读:198

【1】

老张蹲在聚光灯旁边抽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下面穿着暴露的coser们。

倒不是他多好色,他是在防止别人好色,但凡有个男人靠近那个屁股上挂着个小尾巴的女生的时候,他就用聚光灯照向他们,惹得对方恼羞成怒。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手滑灯歪了。”老张每次都是连忙道歉,手却暗暗把灯光亮度又调大了一些。

那屁股上挂着小尾巴的女生却不领他这份情,一门心思跟着同伴说着什么。

“哎,第几个了?来一个照一个?”老赵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

“怎么了?老子这是维护游乐园治安。”老张满不在乎道。

“行了啊,别守着你宝贝闺女了啊,一会儿表演该开始了。”老赵叮嘱他道,然后小跑着离开。

“宝贝闺女?她倒是认我这个爹啊……”老张不满地嘀咕道。

老张是一家游乐园的灯光师。

这工作他干了十年,十年前游乐园还没扩建,他负责给大帐篷里的马戏团的动物打灯。那时候,张萍萍坐在他的大腿上,看着动物们随着老张灯光的控制在帐篷中奔跑,说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后来长大后老张每每想起这个场景,总会痛心疾首道:

“女人都是骗子啊!”

张萍萍一天天长大,家里也有了变化,先是老张媳妇嫌他没本事跟他离了婚,再之后判给他的女儿又到了青春期,天天跟他对着干,气得老张五十岁的年纪就谢了顶,同事们都笑话他打光的时候能少开一个灯。

父女之间的矛盾在张萍萍上大学那年彻底爆发。

老张的意思是让她学个艺术啥的当老师,安稳又轻松,可张萍萍偏不,一门心思往生物系钻。在老张撕了张萍萍的生物课本之后,张萍萍再也没跟老张说过话,大学四年硬生生靠着奖学金和兼职撑了下来。

“我是为了她好,你看看她现在穿的像是个什么样子嘛……”老张看着张萍萍那身就来气。

“老张,准备好了没有?今天记住了有烟花,别跟昨天似的到最后了也不沈庆华关灯,游客投诉观赏效果不好了都。”远处传来喊声。

“行了行了,六点半准时开始,你放音乐我就开灯,他们演完我就关灯。”老张回道。

站在游乐园广场上的张萍萍听见声音身体僵了下,却还是没有回头。

【2】

张萍萍总觉得她爹不算个男人。

在外面怂得要死,一进门就大声嚷嚷,喝几瓶啤酒就跟当上美国总统似的,一股子臭牛逼气质,也怪不得她妈跟他离婚。这些她还能忍,毕竟是自己亲爹,唯独忍不了的就是他对自己未来指手画脚的那副样子。

“学生物有什么用?你还想研究僵尸啊?”

老张这辈子没看过什么书,在他看来生物就等同于生化危机,尤其是他听居委会赵大妈说学生物解剖小白鼠是如何恐怖之后,更加坚定了这念头。

“要么你放弃生物,复读考个师范,要么你就从这里滚出去,老子再也不会给你一分钱!”说完这话,老张撕了她的生物书。

行啊,不就是自立吗,谁还做不到自立了?张萍萍赌气似的离开了家,然后两年没有再踏入过那扇门。

他不愿自己学生物自己偏要学,不愿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意看到自己能独立她偏要证明,如今更是知道了她即将来到老张的游乐园兼职之后,特意穿上了cos服,举手投足间都想要把老张活活气死。

“光感性生物信息素的研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来,把她从回忆中拽了出来。

张萍萍吓得连忙合上了书页,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

“教授?您怎么在这!”她先是惊讶,然后意识到自己穿的史天逸这些似乎跟自己平日里乖学生的形象不符,连忙往下拉了下裙子。

“我又不是老古董,没关系的。”男人摆了摆手,“我和这家游乐园有个合作,借他们的动物用一下做个实验。”

男人姓许,是张萍萍大学里的老师,张萍萍手中的论文便是出自他手。

许教授看张萍萍的眼光有些惊讶,笑道:“我没想到本科生居然会找我的论文来读。”

“快毕业了,想选一下毕业论文的方向。”张萍萍不好意思道。

“可以的,有问题随时去我办公室找我就好。”许教授微笑道,“我的电话你有……”

许教授突然闭上了嘴,因为一束灯光照了过来,这光很强,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对张萍萍做了一个歉意的表情,然后匆忙离开,脚步慌张得甚至绊了自己一下。

【3】

“妈的,也不看看自己是多老的葱。”远处的高台上,老张骂骂咧咧道。

老赵又凑过来,看见匆忙离去的男人的面容,惊讶道:“是这货?”

老张指着男人问道:“你认识?”

“认识,就是这孙子把我整得快失业了,咱们游乐园动物区的动物全被卖给这孙子了,老子连铲屎都没得铲。”老赵愤愤道。

“他买来干什么?吃?”老张不解道。

“吃?做实验,也是个学生物的,动物区早就没人了,每天通宵达旦地亮着灯,看着贼吓人。要说还是你有先见之明,不让你丫头出去学那玩意。”

反生物学阵线不知不觉间达成。

“我这也没拦住啊。”老张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忧愁,这时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耳边突然传来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音乐声。

“行了,该开始表演了,你也赶紧看看你那动物去,别整天来我这蹭烟。”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打开了灯,这次光束照向了正确的地方,广场中央的舞台。

今天是万圣节,照例游乐园在今天会有活动,除了票价减半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舞台表演,张萍萍就是来负责扮成怪兽跟游客合影的,如今还不到她登场的时候,于是她和同行的coser蹲在远处继续啃许教授的那篇论文。

表演按时进行,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晚上的活动是将整个游乐园变成鬼屋,而如今表演的广场便是鬼屋的起点,所有的游客都汇集在这里等待着活动的开启。

老张按照排练了无数次的那样操作着灯光,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晚灯光效果有点不好。

“老张!”老赵急匆匆地跑过来。

“你小点声,那边有个麦,别把你声音收进去!”老张瞪他一眼。

“出事了!”老赵红着眼睛,大喊,“都死了!”

“我的动物都死了!”

老张正想骂人,眼角瞥到天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咽了口唾沫,看着天空惊恐道:“老赵……游乐园今天有安排乘坐飞艇的项目吗?”

“飞艇?有倒是有,可是市里不是早就不让动了吗……你说这干什么……”

老赵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一艘黑色的飞艇不知何时悬停在空中,背景与夜色融为一体,方才正是它的存在,才让老张的灯光显得格外异常。

“这他妈啥啊……”

飞艇忽然炸裂开来,片刻后现场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4】

灯灭的时候,张萍萍正在看论文。

这篇论文很有意思,讲的是光照会让生物体分泌一种信息素,对于某些昆虫来说它可以锁定猎物的位置,然后捕食。

许教授正在从事合成这种信息素的工作,据他说这种信息素可以用于战场,比夜视仪效果强出很多。

论文里还详述了这种信息素的发展前景,但是张萍萍总觉得这篇论文有点怪,许教授在这篇论文中颇有点怀才不遇的意思。

正当她想要再读一遍的时候,灯突然灭掉,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周围的同伴发出李默去世尖叫声,张萍萍冷静地拿出手机,想拨打电话却发现没有信号,只能打开了手电筒。

“都没事吧?”她关切道,“应该是停电了,这游乐园有一段时间了,线路老化也正常。”她安慰着已经惊慌失措的同伴。

“那我们去人多的地方吧,”有个女生怯生生道,“也好有个照应。”

张萍萍点了点头,正想往广场那边走,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广场那边太安静了,安静到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的心紧张地跳动起来。

一个身影从远方走过来,摇摇晃晃,方才那个提议的女生大喊着开着手电筒冲过去:“你是工作人员吗,什么时候能来电……”

女生突然不说话了。

张萍萍咽了口唾沫,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尖叫刺穿了耳膜。

她顺着那亮光看过去,只见那个女生喉咙处缺了一大块,从远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方来的那身影眼眶充满眼白,正在用力啃食着。它似乎感到了什么,放弃了面前的猎物,向着张萍萍走来。

张萍萍吓得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周围的女孩们也都呆坐在原地,慌张失措地向后挪动。

终于,那怪物来到了张萍萍的身前,她借着光亮,终于看清这怪物的脸。

脸上遍布着青紫色的血管,毛发掉落了七七八八,嘴里满是方才那女孩的鲜血,大大的眼眶中充斥着眼白,好像生化危机中的丧尸。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摩托车引擎声轰鸣,一束亮光从疯马秀之火远处传过来,光芒带着摩托车飞至重生之二世祖的悠闲生活,冲撞在那个丧尸的身上,直到把它碾成肉泥才停下江西鑫合晟来。

老张摘下头盔,指着地上的怪物骂骂咧咧道:“妈的,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老葱!”

【5】

“没事吧闺女。”老张紧张地搓了搓手。

张萍萍显然有些不适应,她已经很久没和这个男人说话了,于是只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那边你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们就别过去了,全是这玩意,妈的……老赵都被他们咬死了。”老张语气有些难过。

他和老赵一发现灯灭了就觉得事情不对,但是也说不明白什么不对。

老张一门心思往张萍萍这里跑,似乎不论发生什么,只要到达张萍萍身边,他就能保护得了她。

老赵跟在他身后帮他照明,可能是年纪大了,路上摔了一跤,老张正准备去扶,却发现老赵就剩下了半边脑袋。

“妈的,这玩意打也打不死,非得碾成这样子才消停。”老张声音有些颤抖。

“谢谢叔叔。”旁边的女孩子们凑上来,怯生生地表示感谢,显然是将老张看成了自己的救世主。

“谢我干啥,我救不了你们的。”老张叹了口气。

人们聚集的广场是整个游乐园唯一的路口,如今伴随着热气球的炸裂,那里已经满是这些怪物,根本出不去。

“那怎么办……”有人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老张眯了下眼睛,忽然想起老赵之前说的那句话。

“去动物园,没准在那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要知道了,我们就能确定该怎么对付这些东西,甚至能逃出去。”

他看着远处无边无际的黑暗,忽然发觉手有点抖,他用力攥了下拳头,深呼吸了几下,努力在女儿面前扮出平静而自信的模样。

好在游览车的钥匙并没有被拔下来,老张数了数人数,十一个,就他一个男的,剩下的都是姑娘,一辆车正好坐满。

老张刚想坐上驾驶座,却被张萍萍面无表情地拦住了。

“你歇会儿,我来,我会。”张萍萍一字千金,一屁股坐上驾驶座。

老张刚想说她还没驾照,忽然想起来这跟驾照并没有关系,多年前张萍萍还上小学的时候他就教会了她怎么开这辆游览车,为这还偷摸送了开游览车的小王两瓶酒,让他别捅到领导那里去。

“黑灯瞎火的,注意点。”他叮嘱了下。

张萍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道:

“嗯。”

“叔叔,您是张萍萍的爸爸吗?”有个小姑娘怯生生道。

“是啊,你们是她的同学?”老张一边警惕地看着周围,一边和小姑娘们搭话。

“不是,她是生物学院的,我们是教育学院的。”女生们一起摇头,“只不过我们在一个社团,所以认识。”

“教育学院?当老师的吧。”老张来了精神,“我说看你们身上就有股子大家闺秀的气质,不像那丫头,整天搞那些血不拉几的玩意。”

车突然一个急转弯,晃得老张的腰差点闪了。

张萍萍面无表情地开着车,平静地解释道:“刚刚有个弯,看见晚了。”

老张涨红了脸,不再说半个字。

【6】

为了防止吸引丧尸注意,张萍萍关了车灯,同时让所有人把手机关掉。

“这丧尸似乎能看见我们。”她猜测道。

“长着俩眼珠子呢,又不瞎。”老张强行搭话,得来的是张萍萍的一个白眼。

这俩人委实说不了什么话,好在还有很多张萍萍同校的女生,老张看师范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连带着对她们身上的奇装异服也看得顺眼起来。

“师范生品味就是好,你看看这衣服都这么洋气。”老张夸赞道。

“叔叔您可真开明,一般像您这岁数的都看不惯我们这个。”有女生已经跟他熟络起来。

“这有啥看不惯的,服装好不好看,说到底就是有没有艺术性,我也是搞艺术的,舞美也算艺术吧。”老张被夸之后飘飘然起来。

张萍萍在前面听着,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土大款强行搭讪女大学生的场景。

她懒得理会老张这种旁敲侧击告诉自己师范生多好的行为。当年他没少干这事,如今她没有时间跟老头置气,满脑子都是别的事情。

她关了车灯,说是为了防止丧尸看到自己,可事实上方才几个袭击她们的丧尸中有一个是没有眼睛的。

没有眼睛,也就没有视觉,但是那丧尸明显是知道她的位置的,笔直地冲她们而来。

她又想起之前看的那篇论文,脑海中隐约有了不好的推测。

但这些话她都不打算跟老张或者自己的那些女同学说,说了估计也听不懂,只能说丧尸能看见东西,这样还能让他们稍微有点安全感。

身后传来老张轻飘飘的歌声,这家伙竟然在给女大学生做文艺表演,愈来愈往强行文艺范的土大款形象上靠拢。

张萍萍在心里叹了口气,谁说没心没肺的都是小孩子,遇上了个不靠谱的大人,孩子就只能让自己更靠谱一点。

她刚想阻止老张调已经跑到天上去的歌声,忽然觉得这歌有些熟悉。

她想起来似乎很多年前老张也给自己男人帮米琪唱过这歌,那时候也是在这辆车上,老张一边指导她踩油门一边坐在后座大大咧咧地哼着这首歌,一点也不担心她闺女出事。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回忆战术?张萍萍冷笑,童年的那些时光早在他撕掉自己课本的那一刻就消失了,这几年来她倔强地独自生活,不愿与那个男人扯上一丝一毫关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指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声调在方向盘上敲起了节拍,连带着嘴角的冷笑都变得温暖了一点。

游览车在黑夜中转来转去,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一股血腥气出现在前方,老张和张萍萍的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动物园到了。

【7】

正如老赵之前描述的那样,整个动物园内部灯火通明。

但是整个动物园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物。

无数动物的尸体倒在地上,一只老虎被老鼠咬掉了大半个头,大象踩烂了狮子的身体,隐婚七年夏小沐全文然后又被狼犬撕咬到露出骨架,放眼望去,整个场馆内竟然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几个女生没忍住,吐了出来。

“都小心点。”楚雅赵然老张低声道。

张萍萍一边靠近场馆一边巡视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瞎看什么呢?看路!多大的人了还得我说。”老张看见张萍萍那副样子,皱眉训斥道。

张萍萍没理他,那副“关你什么事”的样子又让老张气得差点憋死。

“老子不跟你见识……”他嘟囔着,眼睛却忽然注视到了一丝不寻常的东西。

“你们有人从这里走过吗?”他抬起头问道。

众人一致摇头。

老张眯了眯眼,再次看着地上那枚不寻常的印记,那是一枚脚印,很明显是在动物园的骚乱发生之后印下的,老张跟着脚印看过去,发现它一路延续到一个房间之前,里面隐约传出声响。

老张从地上转了几圈,把老赵之前铲屎的铁铲翻了出来,紧紧攥在手中,拉开了门。

张萍萍抢先一步钻了进去,老张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跟上,然后挡在她身前,仿佛一个尽职尽责的保镖。屋子里的布置仿佛是个实验室的样子,各种各样的标本还有试管摆放在一张宽大的桌子上,整个房间空无一人。

那刚才的声音是从哪传来的?张萍萍皱了下眉。正在这时,屋子角落里的一个柜子突然抖了下,老张下意识紧张起来。

“谁在那!出来!”他厉声喝道。

柜子安静了会儿,伴随着锁具滑动的声音,柜子的铁门砰的一下打开,一个穿着实验服的男人狼狈地从里面滚落出来。

他跪在地上,将头埋进手臂里,脊背不断颤抖着,低声重复着什么。

“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许教授,”张萍萍看着男人冷静说道,“能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男人抬起头来,看见张萍萍愣了下,脸上忽然爬满了泪水。

“我不是有意的!运输过程出了错误!我不是有意的!”他哭喊着说。

老张拿着铁锹,厌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心说自己果然就不该让闺女学什么生物,真他妈能造出丧尸来。

一行人终于能在实验室休息一下,许教授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眼睛依旧空洞。

“光感性生物信息素,你合成成功了?”张萍萍站在许教授身前质问道。

许教授摇了摇头,“我没成功,但是今晚之前我还不知道。上周合成之后在动物园里做了实验,很是成功,但是我没想到它的副作用是这个。”许教授眼神中满是痛苦。

“我的本意是做出类似夜视仪一样的效果,这样无论是用于战争还是用于盲人都有一定用处,但是我没想到我合成的信息素虽然能做到通过光照到别的生物体来感应别的生物的具体位置,可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是也将给它作用的生物带来不顾一切王代全自首的进食本能。”

“只要光照到我们,丧尸就能确定我们的位置?”老张想到那个不顾一切向老赵冲过去的丧尸,当时老赵急匆匆地走在前面,手里拿着他用了十几年的手电筒。

许教授点了点头。

“那它怎么会在广场上炸开,还有我们为什么会没事?”张萍萍皱了皱眉头。

“这种病毒只有直接接触到才会生效,你们离那个广场太远,病毒接触不到你们。

我今晚本来是想把它运输出去的,因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用了你们闲置了很多年的那艘飞艇,郊区的话没有多少人,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但是我没想到它这么多年没有用居然出了故障……”许教授摇了摇头。

“废话,你用之前没问过?园长的脑子真的被狗吃了,为了钱什么都敢做啊。”老张愤愤道,后来想起园长作为嘉宾也在那个广场上,如今可能确实没了脑子,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妈的,傻逼。”他瞪了许教授一眼,闷着头走出了实验室。

【8】

老张蹲在实验室门口抽烟,面对着满地的动物残骸。

张萍萍过来蹲在他身边,两人半天没有说话。

“病毒没有传染性,我们不用担心我们被感染成丧尸包威尔和王睿卓接吻了。”许久,张萍萍开口道。

“唔。”老张不知所谓地应了一声。

“看这个害怕吗?”他指着面前的动物尸骸问道,片刻后自答道:“害怕什么啊,你是学这个的。”

“见面就和我说这个?不说点别的?有完吗?”张萍萍终于忍不住说道。

“没完。”老张嘬了口烟。

“老顽固。”张萍萍冷笑。

“顽固就顽固,谁不愿意让自己孩子稳定点。”老张自嘲地笑笑,“我这养孩子还养出个敌人来了。”

“今天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跟我说这个?师范师范,呵。”张萍萍气笑了。

“是啊,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就遇上这么件倒霉事。”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老张挠了挠头。

“你跟你妈联系吗?”他突然问道。

“早联系不上了,俩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张萍萍平静说道。

“我再怎么混蛋也比她靠谱吧,好歹把你养大了。”老张争辩道。

张萍萍懒得理他,她总是佩服她爹总能在一些小事有着超乎常人的固执,都他妈丧尸围城了还争俩人谁更混蛋一点,五十步笑百步嘛不是。

“嘿,长大了,忘了老子当时抱着你来这看大象的时候了。”老张嘟囔道。

张萍萍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了一下。

父母都是这样的吗?每当要强迫你做些什么的时候就把过去那些记忆拿出来磨成刀刃,在你心上扎一下。

就像那个在舟上刻痕来找佩剑的人一样,时光裹挟着船不停地向前跑,可某一天发现他们还是固执地坚持那把记忆的宝剑就是掉在刻痕下方的水中。

她想说我长大了是个大人了,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小孩子了,我应该自己去选择我想过什么生活,而不是你给我安排。可是每当那个人说起游览车说起游乐场说起大象,她总会心里抽动一下。

“大象死了,你俩也离婚了。”张萍萍低声说道。

“没心没肺的,”老张嘀咕道,“小时候我还天天带你坐小火车呢,呜呜呜呜。”他笨拙地模仿汽笛的声音,却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火车开不动了?”张萍萍冷笑。

“小火车!”老张激动道,“我们可以坐小火车出去!”

张萍萍愣了下,忽然想起游乐园似乎之前有过这个项目,十块钱游览一圈,从入口到出口十五分钟。

之后由于这个项目太鸡肋,而且很多游客会从中途下车造成危险,游乐园就将这个项目取消了,但是车厢和铁轨还留着,作为动物园的装饰。

“那个出口不是被封了吗……”张萍萍迟疑道。

“就一个门,撞开就行。”老张摆了摆手,转身去屋子里招呼还幸存的人们。

不一会儿老张带着女孩们和瑟瑟缩缩的许教授走出了实验室,看着张萍萍挥了挥手。

“走啊,我带你回家。”他这么说。

【9】大盘鸡的做法,地铁2033,通房丫头

张萍萍和老张并排坐到前面,身后是女孩子们和魂不守舍的许教授。

“我们走哪条路?”张萍萍好奇道。

“走最远的那条。”老张叼着根烟没点,双手自如地操作方向盘。“总得有几个活着的,我想看看能不能遇上。”

话是这么说,可是几乎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丧尸具有趋光性,被光照射的人体就像是流血的饵料,鲨鱼似的丧尸会蜂拥而至。

老张开车很稳,也很狠,一路上不知道碾死多少丧尸,但是身边丧尸的数量却还是没有减少。气氛有些沉闷,老张索性做起了游乐园导游的工作。

“你们看这个过山车,听说是世界上最大的,早在四年前就建好了。你们下次过来玩的话可以试一下。”他指着漆黑的钢铁骨架说道。

“下次?这游乐园还有下次吗……”有女孩看着路边走过的丧尸心惊胆战道。

“万一呢,总得有家人带着孩子去玩的地方吧。”老张叹了口气。

张萍萍坐在他身边没说话,眼睛直直地盯着这个过山车。

很多年前老张带她坐过,不只是过山车,这里的每个游乐设施她都体验过,这一路他们路过了旋转飞椅和旋转木马,激流勇进和雷神大摆锤,每个项目的介绍栏里都贴着她的照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快天亮了。老张开车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他知道一旦天亮,他们将无处藏身。

这一路上老张倒也救了几个人,都是躲在设施控制室的工作人员,这样下来,二十人的游览车逐渐变得拥挤起来。一个女孩自告奋勇坐在张萍萍戒欲身边,本来两个人的座位硬生生挤进来第三个人,把张萍萍跟老张挤在一起。

张萍萍在靠近老张身体的那一刻颤抖了下,她很不习惯和这个男人有过多的接触。这么些年来没见过面没说过话,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可是一靠近这个男人忽然发现原来自己那个会靠在爸爸旁边获得安全感的小女孩。

“坐稳了。”老张的声音有些生硬,却又带着温柔。

张萍萍轻轻嗯了声,向着天边隐约露出的鱼肚白前进。

旅途终于到了尽头,一辆锈迹斑斑的小火车出现在众人面前。张萍萍眼中露出希望,游览车缓缓停下,老张钻进控制室找启动的钥匙,车上的每个人都松了口气。

枪声忽然响起,老张猛地抬起了头。

只见许教授攥着把手枪,气喘吁吁,满面狰狞。

“出来!”许教授指着控制室说道。

老张双手举高,缓缓走出控制室,“你不能杀我,我能帮你开设施。”老张紧张地说道。

“我知道,所以……跪下!”许教授狞笑一声,“把你们的手机交出来!”

老张服从地跪坐在地上,将手机和众人一样丢了过去,他趁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们,大都被许教李秉蓁授打断了腿,只有个别几个失去了呼吸。

“为什么这么做?”张萍萍冷冷看向许教授。

“为什么?当然是封口了,我可不想因为作为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而被抓起来,那样出去有什么意义?”许教授摊手道。

“那你应该打我们的头。”张萍萍脑海飞速转动,寻找着许教授的破绽。

“丧尸不吃尸体,同时除了被光照射到的生物体之外,它对血液有着相同的敏感。你的话明白我的意思吧超能宝鉴。”

“你是想让丧尸吃掉我们,从而造成我们是被丧尸咬死的假象?如果是打头的话……警察很容易就会怀疑到你的身上。”

张萍萍很快想明白了许教授这么做的理由,“你的子弹有限,在不伤害我们生命的前提下又要限制我们的行动能力,所以你选择打我们的膝盖,废掉我们的行动能力。”

“我是真的想让你当我的研究生。”许教授眼中露出遗憾。

“实验出事之后我第一时间找到了游乐园的配电室,破坏了它,让整个游乐园处于黑暗之中,这让我可以安全地回到实验室,实验室里有足够撑上半个月的水和食物,等广场上的丧尸在几天之后散去,我就可以从正门逃出去。”

许教授摇了摇头,“可是我没想到居然有人能活下来找到我那里。”

“可你出去又能怎么办呢?你的身份和研究项目都是你的破绽,我能想到警察会想不到?”张萍萍嘲笑道。

“我可以伪装成普通游客,然后争取到一天时间,”

许教授看着张萍萍说道,“只要能够在不被警察监视的前提下争取一天,我就能逃到国外去。你以为为什么我要将那些病毒运往外面,是因为我找到了中东的买家,可惜运输出了岔子,不过只要联系到他,他就能带我离开大陆前往中东,我还有价值,他不会放弃我。”

周围响起笨拙而恐怖的脚步声,许教授脸上露出微笑:“他们来了,抱歉我不能救你们。”

他得意地笑着,想着自己光明的未来,然后眼前一片光明。

张萍萍手里拿着手电筒,饶有兴趣地盯着他那张惊恐的脸。

【10】

“你是什么时候……”许教授惊叫道。

“游览车上会备着手电,因为对于游乐园的工作人员来说,通常需要闭园后开着游览车去检查是否有滞留在园内的游客,我是在游乐园长大的。”张萍萍笑道。

“你!”

许教授刚想抬起枪,身后却传来摇摇晃晃的奔跑声,很明显是丧尸感知到信息素前来捕猎,导致他不得不转身向着那个丧尸射击。

可是他忘了还有一个人的神魔三国传双腿是健全的,老张在他转身的那刻饿虎扑食般冲了上去,将他扑倒在地,夺过了枪,随后流利地用枪柄砸昏了他,起身后又是一阵帅气的点射,干掉了那只丧尸。

“你怎么这么熟练……”张萍萍目瞪口呆。

“跟马戏团的小李学的,就是你小时候暗恋的那个,有段时间游乐园搞动作类型的舞台表演,我让他教了我几招。”

老张收起枪,把张萍萍抱向小火车的驾驶舱,然后搀扶着倒在地上的人们一个个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想跑?没那么便宜你。”老张对许教授吐了口唾沫,从控制室找出绳子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也扔到车上。顺手从张萍萍手里拿过手电筒,又把一个包裹扔到张萍萍座位旁边。

“什么东西?”张萍萍疑惑道,这一路她都没见到老张拿出来过这东西,看样子是一直藏在他那身肥大工作服的内兜里。老张没理他,自顾自走进了控制室。

周围的脚步声密集起来,张萍萍着急地催促道:“你快点!”

“着什么急啊。”老张手有点抖,不耐烦道,“别催我。”

他坐在控制室的椅子上,点着烟,看着张萍萍一个人坐立不安地在驾驶座上,总觉得像个小兔子,嘿嘿一乐,露出自己那被烟熏黑的牙。

他以前看过守株待兔的故事,总觉得其实那只兔子没有撞死,只是陪孤独的老农夫玩了一天,老农夫很开心,喂了它很多东西。

第二天老农夫又在那个木桩子那里等着,可是小兔子早就跑去别地方玩了,他劝自己说她是个小兔子啊,总有一天会蹦蹦跳跳地离开自己去更大的森林,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不甘心,固执地守着那个光秃秃的树桩等着,就像守着自己的回忆。

老张打开了扩音器。

沙哑的声音从扩音器中流淌出来:“小火车就要出发啦,呜呜呜呜。”语气幼稚而又可笑。

张萍萍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她的腿被打断,只能扭头看向那个控制室,老张在里面对着话筒做出蠢萌的口型,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张萍萍对着控制室大喊。

“萍萍,生日快乐。”他柔声说道,“礼物放在那个包裹里了。”

张萍萍突然愣住了,是的,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之所以会来这里兼职,就是因为心里依旧期待着那个男人能记得自己的生日,所以她才会在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生气,所以她才会整整一天都在试g1652探却欲言又止。

可实际上那个男人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和祝福,他深思熟虑犹豫再三,询问着同事们的意见,生怕女孩会讨厌。

“爸爸不懂什么叫生物学,但是我觉得科幻你应该也喜欢,没人管你的话,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里面咱们家的房门钥匙和存折,密码是你的生日,以后吃的好点,别冻到。”他对着话筒唠唠叨叨。

真是的,当年总觉得婆婆妈妈的很女人,原来离别的时候掌家幺女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恨不得把一辈子想跟对方说的话说完。

他大笑着按下了发动按钮。

“爸!你回来!爸!”张萍萍哭喊着。

一束光芒从老张的身前亮起,隐藏在黑夜中的丧尸突然冲出了黑暗,向着那座孤零零的控制室奔跑。

鲜血对于丧尸们只是用以饱腹的粗粮,光照信息素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珍馐。

张萍萍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为什么丧尸突然会出现这么多,似乎是自己方才那束光吸引的结果。老张是对的,总得有个人把丧尸引开,来保证这辆列车的安稳运行。

“小火车开动了,呜呜呜呜呜!”老张挥舞着手电照在自己身上,为了提高自己的吸引力他甚至控制室里放置的一把小刀割伤了手腕,鲜血与信息素的双重诱惑,此刻的老张就像是这片海中的欲女灯塔。

他矫健地翻出控制室,跳上游览车往相反的方向冲去。

“闺女,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他背对着张萍萍咆哮。

张萍萍大哭着挣扎着,被同车的人牢牢拉住。

老张开着车带着丧尸向前,他的目标是广场,那里的丧尸最多,吸引的也更多,这样张萍萍那辆火车就会越安全。他哼着不知名的歌,神情仿佛是个英雄。

终于,广场到了,老张站在无数丧尸中央。

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但是老张却没有丝毫松懈,他要在广场制造出最强大的光,明媚到足够胜过那轮太阳。

他下车,然后疯狂地奔跑,仿佛尽力守家的老狗,灯尽油枯之前绝不停息。

【11】

火车平稳地向前行驶。

张萍萍颤抖地打开了那个包裹。久久久

一本被翻得破破烂烂的书露了出来,是一本三体。

这个男人似乎到最后都弄不清什么叫生物学,把它跟科幻搞混了,他把这本书买下来翻了无数遍,笨拙地在上面做了无数标记,似乎真的当成一本科普读物来读,以求自己能跟女儿有些微的共同语言。扉页用还算好看的字写着:

“希望我的女儿开心快乐,平平安安。”

身后传来震天的声响,一道光从他们身后射了出来。

她转过头,发现天空上开了朵花。一朵、两朵、无数朵,烟花在空中绽放,绚烂夺目。她想起来今天游乐园有烟花表演,这也是那个男人的礼物吗?

张萍萍忽然笑了,眼角的泪水依旧大颗大颗地滚出,可是她还是在笑,笑得很开心,像一个收到心仪礼物的小孩子。因为爸爸希望自己快快乐乐的,那么自己就要快快乐乐。

列车终于到达了终点,破旧的木门一触即溃,他们终于逃了出来。迎面是严阵以待的军队,很快一车人被严密保护起来,许教授也被控制。

“没事了,睡一觉就好了。”医护人员柔声对躺在担架上的张萍萍说道。

“我能抱着那个睡吗?”她指着那本书说道。

护士愣了下,点了点头,不明白这么一本破书有什么可宝贝的。

张萍萍抱着书本闭上眼睛,缓缓睡去,梦里她再次回到了那个游乐场,玩了过山车旋转木马雷神摆锤。

可是之前每次都陪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爸爸。”

——《灯光师》

——作者:山城